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剥蚀

离家乡“最近”的作家

2019-05-15 06:11编辑:admin人气:


  商报讯(记者 余炳连)4月20日上午,2019商报春季作文班的学员们来到“琦君文学馆”,“走出去”特色课程研学勾当在此举行,朗朗书声再次率领大师走进回味隽永的文学世界。

  1921年,琦君的父亲(伯父)潘鉴宗在瞿溪兴建大型宅园潘宅,落户瞿溪,琦君在瞿溪渡过了12年的童年糊口。潘宅旧址在今天的瓯海三溪中学校址之内,“琦君文学馆”就坐落在校园里面。走进这座中西合璧的古宅,历经百年,潘宅也被风雨剥蚀了那雕梁画栋,换了容颜,可是那种平静、高雅、平和平静的气质,在琦君散文的字里行间,仍清晰可见。

  “小时候,我无论对什么花,都不懂得赏识。父亲老是指指导点地告诉我,这是梅花,那是木兰花但我除了记些名字外,并不喜好。我喜好的是木樨。”就站在正厅的地方琦君的塑像前,全体学员有豪情地朗读讲义《木樨雨》,以此来追思留念这位散文大师,感触感染作品中的“乡愁”的味道。

  今天,“琦君文学馆”里陈列的内容也是相当丰硕的,收藏着琦君终身处置文学创作所著的丰硕而宝贵、具有传世价值的50多部作品,很多名报酬琦君题赠的墨宝,曾随她几渡海峡、逾越大洋的摄于三十年代的照片以及琦君生前在海表里文坛荣获的荣誉证书、奖品实物等。这些展品的引见,再现了琦君终身及其所取得的文学成绩。“琦君文学馆”也倾泻了琦君本人很大的心力,这是她终身的心愿,是她梦与现实相遇的处所。2001年10月18日,琦君以她84岁的高龄,带着50多年对乡情的巴望,回到了魂牵梦绕的家乡瞿溪。10月21日的“琦君文学馆”开馆典礼上,她动情地说:“我在这家园内渡过了十四个春秋,旧宅旧事回忆犹新,历历在目到台湾之后,我的心如无根的浮萍,对在海峡尽头家乡的苦念,更日夜剧增了。”二楼的正厅中有巨幅照片为见证。

  “三更有梦书当枕,千里怀人月在峰。”现在,斯人已逝,她留下了充满芬芳的文字,留给了世界,留给了家乡。“琦君文学馆”自开馆以来,欢迎了一批又一批名家学者、文人旅客,已成为我市的一处人文景观和开展文学教育研究勾当的场合。

  “走出去”研学课程是商报作文班的特色课程,每季14次课程中会恰当地放置1-2次“走出去”的课程,无论是人文科技展会或是文假名人故居,通过资深记者率领学员实地参观采访,既宽阔了视野、增加了见识,又能获得新颖的写作素材,提高学员们的采访和写作的能力。

  琦君(1917-2006),名潘希真,温州市瓯海区瞿溪人。现代台湾女作家、散文家。作品多以散文、小说、儿童文学为主,享誉海表里,代表作有《橘子红了》《烟愁》《三更有梦书当枕》等,《木樨雨》入选人教版《语文》五年级讲义。

  在作家中,我认为,鲁迅代表着写实,冰心代表着温情,叶圣陶代表着童真,而琦君呢?是乡愁。

  离家乡“比来”的作家,我想大要就是琦君了。在她的笔下,《木樨雨》乡情浓浓,《橘子红了》情真意切,还有《琴心》《母亲的菩提树》等作品都令人感慨人世间的夸姣。

  我们站在“琦君文学馆”,也就是以前的潘宅大门前,这是一座中西连系的旧宅,以前的仆人是师长潘鉴宗,也是琦君的父亲(伯父),因琦君年幼父母双亡,由伯父扶养长大。我们就站在琦君的塑像前,齐声朗诵了《木樨雨》,文章描写了作者小时候摇木樨的乐事,以及由“木樨凝结成的乡愁”,让我们再次沉醉在她的文采中,从而深深地打动了我们。我不止一次念过《木樨雨》了,但在琦君的塑像前,并且如斯密意地朗诵,还真是头一回。

  朗诵事后,我们在教员的率领下,起头参观整个展馆,领会认识琦君这位文学家的生平了。琦君,原名潘希真,在家乡瞿溪渡过了童年岁月后,前去杭州读书,1949年前去台湾,后来又在美国假寓。在她晚年的时候,辗转了50多年才再次回到了本人的家乡。我线多年的乡愁是何味道?

  琦君终身创作无数著作等身,不只有本人的文学作品,并且还翻译了良多作品,于是我又对她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serranosnv.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Khan打TheShy恐怕凶多吉少 LOL上单

Khan打TheShy恐怕凶多吉少 LOL上单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