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剥蚀

合黎山忍受着无言的疼痛

2019-04-30 15:41编辑:admin人气:


  公理峡,孤寂地苦守着合黎山,静静地守候在黑河身边,目送河水慢慢西去……

  严冬,像刀子一样的风,毫无所惧地抽打着我的脸。灰褐色的山崖、石壁,冷峻、严肃,偶尔有飞鸟从头顶飞过,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啼鸣,给人一种彻骨的寒凉。边塞古疆场的萧杀,险峻,寥寂,苍凉给人一种不成名状的繁重感。

  远去的光阴,远去的前人背影,连统一代又一代昌隆式微的王朝被载入史册,成为过往的回忆。然而,沉睡在黑河滨的合黎山,仿佛一位横跨时空,苦守光阴的将军,不管岁月若何更替,时代前进的程序何等敏捷,它总也淡不出人们的视线;辽远肃静的田野里,脱光了枝叶的树木伸着光秃秃的枝干仰天长叹,戈壁被铁蒺藜挡着,但仍然挣扎着,看那架势想与人类拼个你死我活,诡计吞噬平展的公路,侵蚀肥饶的地步。面临空阔的大地,我只能在翻阅过的册本中,拼集一些零散的汗青丹青。

  我沿着黑河北岸,一路颠末的村庄是七坝、八坝、九坝,经胭脂堡村时俄然想起了一个传说,相传,此处在古代有座水池,是北宋杨门女将西征时梳洗之处,由此得名胭脂堡。村庄,一手牵着维系它生命的地舆,一手挽着割不竭的汗青命脉。过罗城乡,村庄依着延绵的戈壁在北风中寂静,戈壁梭梭,枯萎的芦苇自始自终地苦守着光阴,苦守着四时。汗青的车轮从这里碾过,留下了散落在大地上的村子和一代又一代繁殖生息的人类。

  白花花的太阳,不克不及给我丁点的温度,北风犹如光阴的影子,形影不离的跟跟着我,并卷起一股股干燥的细沙,忽地抛向空中,刷地落在地上。此时,如黑色丝带蜿蜒的公路,听不到马嘶潇潇,驼铃叮当,只要偶尔路过的汽车扬起一股风尘,随即散去。瑟瑟的长风,像一只陈旧凝重的谣曲,在空阔的黑河滨徘徊。

  天城村,这是一座与公理峡紧紧相连的村子。也是我锐意寻访的汗青物证。

  悄悄走进村子,唯恐惊扰了远古的先民。不经意间与断墙,古堡对视,触碰着残砖碎瓦,岁月深处黑河岸边争战的场景立即闪此刻面前。那嘶鸣的战马,曾一次次摆开步地,追逐,拼杀。闪过冷光的利剑,沾着血渍的弯刀都在这里刻下了踪迹,那些无所害怕的懦夫们流淌的汗水,洒下的鲜血已渗透到这片地盘的最深处。在慢慢汗青长河中,为守护家园,黑河孕育了诸多勇敢无畏的人物,也为天城村留下了贵重的文化遗址。而天城村也在忍痛中,承受了沧桑风雨的浇薄与硝烟烽火的炙烤。

  黑河水绕天城村而过,合黎山将它环抱怀中,一山一水构成了天然的防卫樊篱。登高俯瞰,树木掩隐,屋舍仿佛,古朴沧桑。白墙红瓦的衡宇,清洁的街面,划一的巷道,电信,电网,卫生所,商铺等。很多多少人家门前停放着小汽车,穿戴入时的人们等等。现代化设备,掩盖了一切,远古的影子荡然无存。走出村子渐次升高的山岳,峭立在山崖石壁优势雨剥蚀的燧墩,长城断臂,古城墙的残垣,倾倒的古堡踪迹,颓败孤寂的狼烟台,还存留着昔时硝烟的踪迹。透过缕缕旧痕,仍然能感受到古疆场重重的严肃和煞气。

  岁月深处,祁连山草原,黑河岸边,素性剽悍威猛的马背民族,为了保存的好处,时常对农耕民族进行袭击和骚扰。

  苍莽悲情的烽火,伴着千年前哑然的北风,缄默着浪荡在黑河上空。为了强占“三秦锁钥,五郡咽喉”的节制权。那长风鼓动的猎猎锦旗,裹挟的雄姿英才,像疾风一样席卷在祁连山下。公理峡被剑伤刀劈,合黎山忍耐着无言的痛苦悲伤,北风无法封冻黑河悲怆的泪水。

  回眸两千多年的汗青舞台,历代王朝无不倚重河西走廊。从西域,漠北高原挥戈执箭的外族,不断虎视眈眈觊觎肥美丰饶的黑河沿岸。日渐强大的匈奴民族在河西走廊成立了独立王国,并对汉民族怀有敌对和仇视情感,对华夏汉王朝也形成了极大的要挟。汉武帝在派张骞出使西域后,汉朝终将积储了多年的力量迸发出来。大汉决心收复河西走廊,断匈奴右臂。从此,西部祁连山下硝烟洋溢,攻伐争战拉开了序幕。

  汉军第一次的疆场是在永固的八卦营。霍去病率领的汉军不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serranosnv.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在小岗村忙完手头的活儿

在小岗村忙完手头的活儿



返回首页